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皖南乡音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水 碓  

2007-10-16 16:10:57|  分类: 回首当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水   碓

冯百忍

 

随着时代的发展,科技的普及,碾米机取代了乡村古老的粮食加工作坊——水碓。有时在电影、电视中出现水碓时,常常会引起孩子的疑问,那是什么呀?那是把谷子剥去壳变成米的古老机器。那么慢腾腾地一下一下舂,为什么不把谷子挑到碾米厂去加工呢?因为那时没有碾米机呀,孩子。我耐心地解释着,然而从孩子忽闪的大眼睛里,我发现他仍在问,为什么不到外地买一台碾米机呢?对他们来说,水碓巳是遥远的过去,然而对于我,水碓却给我印象极为深刻,永远难以忘怀。

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,我还是个七、八岁的孩子,常陪妈妈到离家两里地的梧村桥水碓里住夜,因为母亲一个人害怕。水碓给我的感觉是阴森、恐怖。碓屋里到处是厚厚的粉尘,蜘蛛网遍布每一个角落,粉尘和灰尘混合成一条条粗细不匀的丝,参差不齐地从椽子上垂吊下来,成群的老鼠胆子特大,光天化日之下也敢将石臼边的谷子和米粒往“家”拖。舂米的碓像一只只瘦削的马头时而高高地昂起,时而重重地对着石臼落下,发出沉闷的“嗵嗵”声。 那巨大的水轮由于水源不足,待到哗哗地蓄满了水才吱吱呀呀狂叫着转上一轮,使那几只“马头”死而复活,舂上几回。整个水碓屋里发出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声响汇成了令人发怵的交响乐。那鬼火般闪烁跳动着的小油灯映照得到处都是古里八怪的影子,似乎每个角落都藏匿着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。不过,真让我不寒而栗的是我目睹了母亲在千钧一发之际死里逃生的场面,虽然几十年过去,至今回想起来,我的心仍颤抖得无法自己。虽然几十年过去,至今回想起来,我的心仍颤抖得无法自己。

母亲疲惫地来回查看石臼中谷子脱壳成米的程度,将巳脱粒的米用筛子筛出来再将未脱壳的谷子倒进臼继续舂。筛米前要将碓头高高托起,用树权做的木头钓子在“马头”的颈部钩住,然后人半跪在石臼边,控出半个身子从深深的石臼中往外扒谷米。也许是疲劳的缘故,母亲仰起头,用袖子擦擦头上的汗,说时迟那时快,头顶上挂钓突然断了,那包着锃亮铁头的碓头几乎是贴着母亲的脸闪电般舂下来,顿时母亲脸色刷白,向后一下瘫倒在地。如果母亲的抬迟几秒,那沉重的“马头”不偏不倚地砸在头上,而且那没有生命、没有感情的冷冰冰的碓头决不会停下来,而是一下接一下地舂下来,直到将整个人拖下石臼……。我发疯似地抱着母亲拼命地摇着,我声嘶力竭的哭喊终于使母亲睁开了眼。她将泪流满面的我一把搂到怀里,在我背上轻轻地拍着,孩子,别怕,妈不要紧,别怕……。那巨大的水轮在吱吱呀呀地转着,那几只“瘦马头”仍此起彼伏地“嗵嗵”地重重地砸向石臼,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,那么冷漠,那么无情。

母亲三十年前就离我们远去,永远。那古老的水碓也离我们越来越远。然而每逢清明节我回老家扫墓路过梧村桥的水碓遗址时,我的心会突然发生一阵惊悸,眼前便浮现出母亲苍白着脸瘫在水碓石臼旁的情景。母亲,您历尽艰辛把我们七个史妹拉扯大,那没有生命的水碓对您还“手”下留情,放了您一条生路,可万万想不到您最后竟逃不脱癌症的魔掌,您走时年仅五十二岁!母亲,您现在还去那阴森森的水碓吗?如果害怕,儿子我还愿去陪您…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