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皖南乡音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母 亲 与 灯  

2007-09-15 19:04:57|  分类: 读者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冯百忍

母亲一辈子与灯结缘。灯的变迁伴随着母亲的生活进程。

五十年代初,我们山村人家家点的都是清油灯。那“弱不禁风”的小油灯伴着我的童年,也正是在那灯光的映照下,我第一次受到母亲纯朴心灵的影响。一天晚上,我家堂前很热闹,在昏暗的油灯下,小队里正在分笋。几筐竹笋被分成十几堆,一户一堆,一些女人的目光在那些笋堆上扫来瞄去,分明是在估量着每一堆笋数量的多少和质量的好坏,可嘴上却在“谦让”——你先挑,你先挑。这时我发现母亲一直站在灯光的阴影里不响。那笋堆迅速在减少,人们陆续挑走自己的一份,直到堂前剩下最后一堆,母亲才要我拿篮子去装。我边装边埋怨:“妈,你看这根被挖掉半截;你看,这根太老;......”我怪母亲为什么不先拣一堆好的,母亲一把将我揽在怀里轻声说:“孩子,妈是干部家属,应当让人家先挑才对。”我抬头似懂非懂地望着母亲,感到母亲那纯洁的目光比那灯光亮得多。

后来母亲带我进了县城——我读书了。小油灯盏换成了煤油灯。每年一入冬,母亲便为我们赶做鞋子,每人一棉一单。十几双鞋真够她辛苦的,那一双双千层底啊,得用千针万线纳成,白天来不及就晚上接着干。母亲常常用一张中心剪个园孔的纸套在灯罩上,将灯光逼下来,再将灯放进床头的抽屉里关上抵紧,又亮又稳当。母亲双脚伸进被子里,披上棉衣在床头纳起鞋底来,每纳上几针,就将针头在头发里轻轻地刮一下。睡在她脚边的我,常常在“哧——溜,哧——溜”的催眠曲中入梦,有时一觉醒来见母亲仍在穿针引线。“妈,睡吧。”“你睡吧,我不困。”母亲总是这么回我。有一次我天快亮时醒来,见灯还亮着,母亲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,灯光映着她,嘴角上带着微笑,也许是梦见她的孩子们一个个都穿上她亲手做成的新鞋在玩耍吧。

县里建起了水电站,当电灯第一次亮起时,母亲兴奋得合不上嘴,惊讶地连连说,这要抵得上多少盏煤油灯啊,真亮!特别是我二哥给她安了个床头开关放在她枕头底下,她捏着开关,一会儿揿亮,一会儿按熄,大笑着:嗨,不用起来找火柴就能开灯,真方便,太方便了!看着母亲那神态,简直象收到了生日礼物一样。此后,母亲常常一边在灯下做针线,一边监督我做功课。在解放初办的夜校扫盲班里毕业的母亲还常给我纠正错别字。在明亮的灯下,她带我读书、认字......

母亲,慈爱的母亲,您是我心中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,照着我在人生旅途上一步一个脚印,稳稳地走下去,一直到我生命的尽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